“我们以前可是混过齐奥塞斯库的爱国卫队的,你以为我们会怕?我们机枪都能打给你看。”

我从小就听说过哭丧人这门职业。所谓的哭丧人,就是去陌生人的葬礼上嚎啕大哭、高唱丧歌的人。在我的印象中,她们都是围着头巾的老太婆,穿一身黑,在死者面前哭得比家属还撕心裂肺。

最近我听说这个职业正在走向消亡。为了了解这项职业,我决定去采访这个国家仅存的哭丧人。

我联系上了罗马尼亚最有名的几位历史学家,但是他们都表示这项传统已经在他们的研究领域消失了,他们也不知道目前是否还有活跃的哭丧团体存在。幸运的是,最终我联系上了盖布蕾拉·赫尔塔(Gabriela Her?a),她是位于罗马尼亚北部的小村罗穆利(Romuli)的一位小学教师。她告诉我们这个职业还没有彻底消失,罗马尼亚还有一些仅存的哭丧人,而且她们很乐意和我分享她们的故事。

尼古拉·塔尔戈福特神父

罗穆利村的东正教会显然就不待见哭丧人。为了阻止这种“非基督教”行为以及其他传统习俗,村里的尼古拉·塔尔戈福特(Nicolae Targove?)神父可谓殚精竭虑。他说四年前刚来罗穆利村的时候,他对这个村子的很多行为都备感震惊。

“他们下葬的时候居然把十字架立在死者的脚上,”他回忆说,“我还以为是挖墓的人喝多了酒。”村民们告诉他这么做是为了在审判日到来时,死者可以扶着十字架站起来。

“这都是什么无稽之谈,”塔尔戈福特神父说,“我花了两年时间才说服他们这都是一派胡言,所以我要对抗的可不只是哭丧这项传统。”

塔尔戈福特认为哭丧有违东正教传统。在他看来,我们应该在葬礼上给死者亲属以希望,让他们记住他们所爱的人将会在来世重生,而不是给他们传递负能量。

“在布道时,我会努力给人以希望,让他们相信死亡不是终点。”他说,“可那些人是在干什么?一上来就又哭又嚎,用夸张的歌词大肆渲染悲观情绪,他们除了给死者家属心里添堵还会做什么?说白了,这就是一群跳梁小丑。”

塔尔戈福特说他劝过那些哭丧人很多次了,因为在内心深处,他知道她们都是有信仰的人。但是她们从来不听。

“神父就是这么跟你说的?”听到我的转述,安妮卡·波尔兹略显惊讶,“他迟早会想开的。总不至于他不喜欢我们给死者哭丧,我们就不哭丧了吧?“


本文原载于 VICE Romania

封面图片:从左至右,安妮卡·波尔兹(60)、安娜·海德尔(79)、卡特里娜·希里安(77)。所有照片均由 Roxana Pop 提供。

Translated by: 英语老师陈建国

© 异视异色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版权所有,63am.com: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,违者必究。